1. 首页
  2. 资讯

如何评价2017版电视剧《林海雪原》的选角

如何评价2017版电视剧《林海雪原》的选角“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提起这两句江湖春典,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两句话出自著名红色经典小说《林海雪原》,是当年作者曲波根据自

如何评价2017版电视剧《林海雪原》的选角

“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提起这两句江湖春典,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两句话出自著名红色经典小说《林海雪原》,是当年作者曲波根据自己的经历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小说一经出版在当时的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而后根据这部小说中经典情节“智取威虎山”改编的各类艺术作品层出不穷,让这部作品成为了家喻户晓的红色经典。

2017年,正值建军90周年之际,由金姝慧导演执导,李光洁、张睿、倪大红、金星、黄觉等一众实力派演员出演的全新版《林海雪原》于7月16日与各位观众见面。这一版的《林海雪原》不仅有原汁原味的剿匪故事,还更加具体的呈现了整个《林海雪原》的故事发生的来龙去脉,其中的人物也更加丰富和立体。

机缘巧合误入战争戏的女导演

作为战争戏的导演,女性可不常见,而连拍了多部战争戏的女导演更是少之又少。金姝慧可以说是导演中特立独行的那一个。期初和战争戏结缘本就是一场阴差阳错:“七年前,拍《桥隆飙》的时候,我是剧本统筹,那个时候因为一些变故,我接手了那部戏,那部戏也是曲波老师的小说改的,后来我们根据《桥隆飙》的剧本拓展出一个《狂飙之队》,这两部戏拍完之后,很多人觉得跟以往的战争戏不太一样,可能是因为是部男人戏,由一个女性导演拍的,他们觉得蛮有意思的。我的亲姐姐金姝丽他们把《林海雪原》这个项目买下来之后在和电视台的洽谈中,电视台方面提出想要让我来执导这部剧,加上还是自家人的项目,我就接下来了”。

一部讲述剿匪的纯爷们戏,启用了一个女导演,自然别有意味。然而在金姝慧眼中,各种想法都是多余的。“我是一个女导演,是个拍战争戏的女导演。我从来不认为一个职业,跟性别有太多关系。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会鉴别真善美的。从艺术的角度来讲,没有说导演这门职业男性就更擅长。如果非得说跟我的性别有一点点关系的话,我觉得男人可能是够坚强,但女人也足够坚韧。我看男人的视角会更细腻,我知道什么样的男人,瞬间的魅力会散发出来,会打动女性观众。就像有些男导演拍女人戏拍得特别好一样。可能会从一个异性的角度,更能捕捉到异性散发的一种个人魅力”。

由于《林海雪原》的故事耳熟能详,所以对于该剧的改编,金姝慧还是慎之又慎。她再次读过原版小说后,又看了很多之前的影视作品,她发现似乎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智取威虎山”等几个经典段落,而观众对整个故事的背景和来龙去脉却还一知半解。于是她又亲自操刀,联合几名编剧,将《林海雪原》这部原本40万字的小说,改编成65万字的剧本,将“智取威虎山”前前后后的所有故事进行了还原和再现。不仅如此,为了让所有剧中的人物更加立体,她还设计了很多人物的性格。“像是八大金刚,在以前的作品中除了老大之外都是很脸谱话的人物,这次我给每个人都赋予了性格特点,他们在杨子荣上山后如何刁难如何怀疑都是很耐人寻味的”。除了八大金刚之外,整个《林海雪原》中不同派别的土匪也具有不同的气质,有的是世代为匪,有的是退守的国民党逃兵,不同气质的土匪也展现出不同的办事风格。这样的处理让剧中不管是正面人物还是反面人物都更加鲜活。

以双相贴合的标准选演员

在角色选择的方面,金姝慧有着自己的信条,她认为这个戏是讲东北剿匪的故事,所以饰演匪徒的所有演员必须是东北人,而且在剧中要说东北话,这样才贴合实际。“共产党方面的我觉得说普通话就好,如果也说东北话的话,会有一些不尊重。但是匪特方面,我恰恰希望加入这样的特色,而且我自己也是东北人,我知道有些语气词、虚字儿,加在哪舒服,过不过分,合不合适,会不会添彩等等。”

除了语言的原汁原味之外,金姝慧考量的最多的就是对原著和历史原型人物的贴合度。也是在此基础上,形成了现有的演员阵容。同时金姝慧还在采访过程中替部分“小鲜肉”鸣不平:“我觉得关于所谓‘小鲜肉’这事儿,不能一棒子打死。比如说饰演少剑波的张睿,不能因为人家长得漂亮就说人家是‘小鲜肉’。有些年轻演员确实有问题,但是并不代表整个行业内的年轻演员都是这样。张睿当初最打动我的就是演技,他是中央戏剧学院表演专业的本科生,在拍摄期间特别敬业,有一个镜头拍了14条了,我觉得可以了,他主动自己加了好几条。所以我觉得要公平点就事论事,有些‘小鲜肉’还是很出色的。”

金姝慧不仅在小鲜肉的问题上仗义执言,在关于蝴蝶迷的选人上也颇为大胆。在《林海雪原》中,扮演蝴蝶迷的就是以毒蛇、直率、娱乐圈正能量著称的金星。这也是金星的电视剧处女秀。

“在最开始选角色的时候,我们考虑的是东北籍的演员,当时还在物色蝴蝶迷的人选,后来有人提出,要不要试试金星老师。我当时把一些场景在脑海中演一遍,发现把金星老师的脸贴上去,太合适了,就立马联系金星老师。开始的时候,她犹豫了有两个月,毕竟是首次出演电视剧。后来听她说,在考虑过程中,又一次她去找裁缝师傅做旗袍,那块布料打开之后全是蝴蝶,她就觉得好像是冥冥注定了一样,当即决定出演蝴蝶迷。”

在蝴蝶奇缘的促使下,金星加入了《林海雪原》。“其实在书中,蝴蝶迷是个很丑的角色,但是为了电视的审美,我选择了比较好看的金星,一是真选用满嘴黄牙的蝴蝶迷电视审美不太好,二是毕竟是压寨夫人,太丑了也不好,而且这个角色一定要找一位豁得出去的演员来演。敢于为艺术牺牲,年轻的演员可能会拘谨,演不出蝴蝶迷那种撒泼、打滚的泼辣劲头来”。

金姝慧不仅对角色的选择十分满意,对于片场中演员的敬业精神也赞不绝口。“这个戏开拍的时候是东北的冬天,零下四五十度,但是没有一个人早走,大家都在寒风中坚持。金星老师首次演戏开始不适应,三天之后脱胎换骨。她请教了很多老演员。而像是剧中倪大红老师,已经五十多将近六十岁的年纪,也是无怨无悔,有一个镜头倪老师在1.5米的高台上跳下来了7次,还有个进山门的镜头,100米的距离,走了11遍,都毫无怨言”。

永世传承的林海雪原精神

作为多次搬上大银幕且以多种形式不断出现在观众面前的经典红色题材,2017版《林海雪原》的上映势必将会引起新一番讨论,甚至是老版本的比较,对此,金姝慧倒是显得十分坦然。“我相信2017版的《林海雪原》绝对不会是中国影视史的最后一部,十几年、二十几年、甚至百年之后,还会有不断地出新版本。因为《林海雪原》这部小说本身就是和真实历史极度贴合的红色经典著作。能够成为经典自然也是因为其可看性、可读性。所以我们最重要的是将《林海雪原》的精神表达出来并传承下去”。

自从《林海雪原》诞生以来,各种文艺形式层出不穷,样板戏、京剧、电影、电视剧各种各样的形式都出现在观众面前。而对比与之前的作品,金姝慧认为时代的进步给了作品很好的完善空间。“我认为每一个载体或者每一个时期的诠释都有不同的优势。从制作上,随着时代的进步,影视手段的表现力也在增强,林海雪原在60年代拍过电影,2003年也有过翻拍,但是都没能达到今天这个技术的表达能力。比如‘打虎上山’是个很经典的段落,在前两部作品中,都受限于技术不能很好的呈现,我们依托于现代化的技术手段,能够很好的展现这样的场景,对丰富人物和讲故事是有帮助的。而且我认为影视作品永远就是个遗憾的艺术,到现在我也在努力的弥补和完善,希望给观众呈现的东西让观众满意,但是对于这样的一部作品,各种各样的声音肯定会很多,从我自己来讲,觉得还算是一个良心之作。”

随着对红色作品的深入学习和了解,也随着红色经典剧集的拍摄,对于金姝慧来讲,心态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她曾经以为拍摄同一题材的作品太多,人会疲惫,但是经历过这么多热血沸腾的红色经典的拍摄,她却能够一直保持热情。

在金姝慧看来,每次的拍摄都是一次红色情怀的洗礼:“红色题材的作品,价值观永远是对的,永远是值得弘扬的。这就不存在所谓的为了迎合市场、迎合观众而去颠倒世界观来完成创作。这样的题材和我的心境是吻合的,拍这种戏完成一个致敬情怀的升华。拍多了,看多了才能感觉到,今天的生活是多么的来之不易。王奎荣老师曾经说过,我也很认同这个观点——‘忘记历史就等于背叛’。影视作品作为最直接,流通最快的艺术形式,不断地把红色经典呈现出来,让更多的人能够体验到红色情怀,我觉得特别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